端「GLO Travel」我們最幸福:什麼才是北韓人民的「真實生活」?



《我們最幸福: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》大概是目前最廣為人知的北韓書藉,內容主要圍繞6位脫北者的故事,脫北後感到被國家背叛的強烈對比才是書本的重點所在,「我們最幸福!」成為最諷刺的一句話。

近日著名脫北者朴妍美訪港,被問到對於到北韓旅遊有什麼看法時,她認為「遊客參觀的地方,都是北韓政府想展示於人前的國度,而非真實一面」。到底,甚麼才是北韓人民的「真實一面」?是看到的一定不真實,還是真實的一定是看不到?

北韓的窒息環境

書中的主角之一宋熙鍚,是名曾對金日成信仰堅定不移的支持者,她的丈夫長博是在咸鏡北道的廣播公司工作,負責審查外來的新聞,故此經常聽到那些未經審查的資訊。長博比誰都清楚南韓的經濟比北韓好,而他一次因說漏了嘴,受到國家控制的人民班調查。

「宋太太始終搞不清是哪個鄰居告密。她的丈夫所說的話很快被呈報到人民班,而人民班又上報到公安部。這個名稱讓人覺得不祥的部門,其實就是北韓的政治警察,擁有廣大的線民網絡。根據脫北者的說法,每五十人至少就有一人是線民…」

這本書最大價值,便是細緻地形容了北韓人如何生活在到處都是線眼的高壓生活環境。

北韓人並非對外面世界一無所知

在書中提到北韓不少城市,特別是東北部的咸鏡北道,擁有很多大型的市場活動,例如:銀行信用卡的使用、市場買賣等,與一般人認知的「共產主義」很不同。

「清津市其實跟北韓其他城市一樣,都偏離了黨的路線。到了二零零五年,清津的水南市場已經成爲北韓最大的市場,擁有的商品種類遠超過平壤。在這裏,你可以買到鳳梨、奇異果、柳橙、香蕉、德國啤酒與俄國伏特加,甚至能買到盜版的好萊塢電影DVD,不過一般的小販不會公開販賣這些東西。上面印着人道援助的成袋白米與玉米公然在市場上販售。」

上述的市場活動在北韓發展已多年,到北韓旅遊時亦能看到。而我們在北韓時碰到的人並非對外面世界一無所知,我們熟悉的導遊也會看奧斯卡電影《優獸大都會》(Zootopia),同學對外國人的到訪亦不感到驚訝,在圖書館也會找到哈利波特的藏書。曾經,我們到訪祖國解放戰爭勝利紀念館時,女講解員追問團內的一位教授歷史科的老師,問她怎樣向學生教授韓戰的歷史,是否像她剛才講解的版本(即南韓發動戰爭)一樣講解給學生聽。如果那位講解員認為她所認知、所講的就是歷史的唯一版本,她不會有這樣的問題、亦不會如此追問老師是否按北韓的版本教授學生。

雖然外國的資訊仍然受到很大的限制,但隨著金正恩上台後,有限度的開放政策增加了與中國、俄羅斯等貿易往來,亦增加了北韓人觀看外面世界的機會。

對北韓人生活的零碎認知

說到底我們最關心的或許不是國際關係、政治制度等這些過於認真的事,而是活生生的人:到底北韓人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?因此我們都對一些描述脫北者的故事與他們的自傳等書藉最感興趣,認為是最真實對北韓人生活的描述。然而,矛盾的是,這或許令我們對北韓的認知止於一個主觀和零碎的片段中

在朴妍美訪港前,網上曾流傳一條短片綜合了朴妍美在不同場合的演講,前言不對後語,例如她父親到底是被她親手埋葬還是火化等,出現不同細節的矛盾;而另一脫北者書籍《逃出十四號勞改營》的作者申東赫亦坦言書中的故事有不實、誇大的內容。同時,亦有媒體指出著名的脫北者一場的講座收入不菲,甚至說得流利英語也會收貴一點,懷疑他們都會將自身的故事「戲劇化」,從而增加知名度及收入。

不論如何,脫北者的親身經歷雖具參考價值,他們過去的「不幸福」生活也值得我們同情,但同時不應該是作為我們對北韓認知的唯一來源,要全面認識一個國家,不能只靠別人主觀的故事來判斷,脫北者亦然。

我們最幸福,最不幸福

讀完整本書後會發現在6個故事中,代表著不同的聲音,這亦是作者Barbara Demick在訪問過百位脫北者後,決定選用這6個故事的原因之一。有人看見外面的世界後,痛恨北韓及欺騙他們大半生的國家;但亦有即使丈夫和兒子因饑餓去世亦沒有想逃離北韓的宋太太,也有並非因生活或物質困難而離開的高層知識分子俊相等。這本北韓「入門書」,內容不像只是脫北者的自傳般主觀,而作為資深記者的Barbara Demick亦對受訪的脫北者的故事作某程度的求證,務求寫出與真相最接近的故事。

呼應文章開首,究竟什麼才是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?或許我們聽到的所有故事都是真實,即使有些聽起來有多誇張,即使有些聽起來像政治宣傳,不論好的還是壞的,真實幸福仰或營造的快樂,都是「北韓」這個現象的一部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