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「GLO Travel」南北韓,一個朝鮮



 

要了解北韓人如何理解南韓,則先要由北韓如何描述韓戰開始。在北韓的祖國解放戰爭勝利紀念館中,有官方對整個戰爭的完整論述,包括美國的帝國主義者如何挑起戰爭、偉大領導人金日成如何帶領國家守住重要山頭、最後美軍如何投降求和的過程等。這個版本與南韓的戰爭紀念館的「另一版本」,亦即一般我們所認知的歷史,包括北韓突襲南韓、三天攻佔首爾、聯合國軍參戰、解放軍支援北韓、停戰談判等可謂截然不同。顯然,北韓的版本與史實相比太大,我們或會一笑置之;然而,歷史往往由勝利者書寫,從來都是政治的一部份。

戰爭的後遺症:歷史教育

不止韓國,戰爭遺留下來的問題以歷史教育最具爭議性,時至今日,不同大國之間仍然因為歷史教育的問題而存在分歧,甚至是形成國際衝突上的原因之一,在日本侵華期間發生的「南京大屠殺」便是很好的例子,今天日本某些教科書仍堅持是「南京事件」。另一個圍繞著中、日、韓三國的歷史的則是慰安婦問題。

沒有人知道在北韓的學生是否會有知道較接近史實的一天,但那一天到來之前,他們所學的便是「真相」,也就注定他們對美國人或日本人有種「與生俱來」的反感,雖然可悲,但不難理解;但即使他們有機會知道史實,也必定需要更多時間去推翻自己一直以來接收的硬道理,那將會拖統一進程的後腿。

南北韓分隔的38線: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

大部份到訪過38線的人,不論南北,都會有一種矛盾的感受:就像是一條行人馬路的距離,但紅色的信號燈卻停了七十年之久。

「導遊,你想走過對面線嗎?」

北韓導遊總是笑著說道如何從其他遊客口中得知南韓的情況,繞過了話題。但不論是去南韓還是去外面世界,他們還是希望未來有機會走出自己的國家,一看這世界之大。有北韓導遊說雖然工作重覆性高,也會有沉悶的時侯,但最令她珍惜的是每次帶團時與外國旅客的交流,令她了解外面世界多一點。

諷刺的是,停戰多年的關係,非軍事區一帶已成為一個極具價值的自然生態保護區,目前能確定那裡住有極其罕見的丹頂鶴和白枕鶴,亦有東北虎、遠東豹和亞洲黑熊的蹤影。如果統一後,這個保護區或多或少都會受到影響。

北韓人:統一當然好!

我們在北韓與當地學生或其他職業的人談話時,問到兩韓應該統一嗎?他們總會口徑一致的回答:當然好!這是朝鮮民族的終極願望。北韓裡有一首流行歌(至少到北韓旅遊必定會聽過):「다시 만납시다 (Until We Meet Again)」,歌詞提到即使兩韓分隔多遠,生活各有不同,但仍然會有再次見面的一天。

南韓:雖支持統一,但卻不喜歡北韓?

然而,沒有經歷戰爭、分裂的南韓的年青人卻不是這樣想。根據南韓峨山政策研究院(The Asan Institute for Political Studies) 在2015年1月的最新研究顯示,超過80%的受訪者都支持統一,但當中年輕人的比例較低,同時他們大多不支持繳付額外的稅金予統一工作。

雖然大眾都認為統一是必然的事,但從Asan 在2017年3月的最新民調顯示,北韓一直是南韓人最不喜歡(least favourable)的國家,其次為日本。

資源來源:南韓峨山政策研究院的在2017年3月20日出版的民意調查 「Changing Tides: THAAD and Shifting Korean Public Opinion toward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」

年輕人不想統一,除了認為南韓本身的社會問題已經夠多,無能力再接收二千多萬的北韓人外,也有認為兩個雖同宗,但南韓人對自己國家的概念早已轉成大韓民國,隨年月建立的價值觀不同也是難以修補,起碼需要的時間會以數十年計,過程中必有極多磨合難處和社會問題。

超過70年的談判:結論遙遙無期

統一的問題,七十年間討論從沒間斷。雙方都曾提出自己的統一方案:南韓的盧泰愚政府曾提出「南北聯合」(The Korea Commonwealth)的方案,概念像邦聯的型態,作為統一的過渡安排;北韓的金日成則提出「高麗民主聯邦共和國」(Democratic Confederal Republic of Koryo) ,組成最高民族聯邦會議,並分別對地區實行自治。

兩韓關係的高潮在於2000年和2007年的首腦會談,簽署了「南北共同宣言」,隨著南韓總統金大中的陽光政策,使雙方達成了前所未有的合作關係,包括發展「開城工業區」、推動「金剛山觀光特區」、興建一條連接平壤和首爾的鐵路等。

可惜,最終兩韓的合作並沒有維持太久,「金剛山觀光特區」和「開城工業區」分別在總統李明博和朴槿惠執政時期關閉,再加上金正恩上台後致力發展核武,現時兩韓的關係正處於十分緊張的狀態,在剛過去的4.15太陽節,金正恩亦透過軍事演出向外界展現其先進的武器,緊張局勢再次升溫。南韓的總統大選即將進行,不知道在新的南韓總統上場後,對北韓的態度以至統一的進程會否展開新的一頁? *

「你覺得南韓與我們國家的分別在那?」一個北韓導遊問道。

「一個現代化,一個貧窮;一個廁所有自動洗手系統,一個連門都未必有…」心裡即時浮現的答案,但卻說不出口。

但願紅色的信號燈可以早日轉綠,讓早在馬路兩旁等待了大半生的人,擁有重聚的一刻。

*更新:第19屆大韓民國總統選舉於2017年5月9日舉行,而最終由共同民主黨提名的文在寅以41%的得票率勝出。作為北韓難民之子的文在寅主張與北韓對話,外界亦揣測他的施政會否成為「陽光政策2.0」。